手机端
当前位置: > 游戏世界 >

武汉夜生活网报道:舟桥营的震撼力!上万叛匪给我军下战书,

武汉夜生活网报道从1956年开始,由于中央人民政府开始在少数民族聚居区推行民主改革,废除黑暗腐朽的农奴制,使广大少数民族同胞能翻身做主。但民主改革伤害到了那些封建土司和头人的切身利益,他们顽固地反对改革,并不惜发动武装叛乱对抗中央政府。为了将改革推行下去,中央军委命令各地驻军对叛乱进行镇压。

▲民主改革之前的少数民族地区,有钱人出行

1958年5月,我54军134师才刚刚从朝鲜撤回国内,就接到了上级的命令,要求他们开赴青海剿灭叛乱。此时在青海境内,已经形成了多股较大的叛匪,6个藏族自治州中有4个发生叛乱,其中有2个州情况特别严重,有10多个县被叛匪攻占或者围困,上级命令必须立即将叛匪歼灭。

▲农奴送农奴主出门

134师随后立即千里行军,到6月初进抵青海。我军除了留下部分部队保卫驻地外,以400和401团,师炮兵团2个营,以及配合作战的内蒙古骑兵13、14团开赴前线剿匪。部队一路从西宁开到格尔木,又翻越了巴彦卡拉山口,进入了玉树自治州。

根据上级的敌情通报以及134师派出的侦查部队的反馈,玉树地区有9股叛匪在活动,其人数多达16000多人,现在将玉树的巴塘机场团团包围,那里有当地的七八千干部群众被困,我军在当地的部队只有几百人,已经进行了长时间的抵抗,现在粮弹都很匮乏,因此迫切希望134师能尽快解围。

▲我军车队浩浩荡荡开进藏区

1958年8月1日,我134师先头部队经过长途行军,已经开至通天河边,距离叛匪主力仅一河之隔。这些叛匪由于之前没有和我军的主力部队交过手,气焰甚为嚣张,不但不退,甚至还派人向我军送来了一封“战书”,里面约定待我军渡过通天河之后,要和我军在河滩的开阔地上排开阵势,大战一场。

我军自然不会被这种小儿科的把戏所左右,而且按部就班地陆续完成部队的集结,然后再准备渡河器械,只待一切准备就绪,就对河对岸的叛匪发起雷霆一击。但既然叛匪敢下战书,为了配合134师的进剿,空军还特地派出侦察机,对通天河附近的叛匪阵地进行了侦察,以免叛匪搞什么花招。在侦察中飞行员清楚地看见叛匪们毫无现代化战争的意识,穿着花花绿绿的藏袍,骑着马,戴着古老的盔甲,在通天河和附近的寺庙来来往往,虽然看起来气势汹汹,人马很多,但是没有修筑任何工事,也没有任何障碍物阻挡我军。

▲少数民族的宗教服饰,在剿匪战斗中,许多叛匪也打扮的花里胡哨

在弄清情况后,134师决心立即渡河,向叛匪发起攻击!兰州军区派来了一个舟桥营,以便在通天河上架桥。当时正值雨季,河水暴涨,但我舟桥营部队冒着大雨,趁着夜暗的掩护,很快就熟练地在通天河上搭起了一座200多米长的军用浮桥。

第二天天一亮,在对面山上的叛匪惊恐地看到通天河上居然已经出现了一座桥梁,并且我军部分部队已经连夜渡河,在通天河叛匪一侧建立了滩头阵地。后续的主力部队也正在河边集结,准备渡河。

▲我军舟桥部队利用制式器械搭建军用浮桥

但我军没想到的是,我军舟桥营的行动,竟给上万叛匪的心理产生了极大的震撼。这些叛匪多数是信佛的,之前也没见过军用浮桥,见我军竟然能一夜之间就搭桥通过雨季的通天河,叛匪中立即就开始流传“解放军是神兵,有天神帮助他们,我们肯定打不过他们。”的说法。在这种恐惧心理的支配下,上万叛匪居然当天就逃散掉八千多人,只剩下少数被匪首直接掌握的武装,但这些残匪也已经是军心动摇,惶惶不可终日。

▲叛匪和喇嘛向我军交出武器

最终匪首见大势已去,也不得不撤退,我134师主力趁势渡过通天河,很快就将玉树巴塘机场之围给解了。
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