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端
当前位置: > 游戏世界 >

武汉桑拿报道:抗战时中国海军实力悬殊 在长江布雷阻止日军

武汉桑拿报道抗日战争期间,在长江下游有着三大要塞,分别为马当要塞、田家镇要塞和江阴要塞。马当要塞位于安庆上游80多公里的长江南岸,是沿着长江从安徽进入江西后的第一个战略要地。在马当临江的山上修建有炮台,同时以炮台为中心,东面的太山,西南面的金鸡山形成了对马当要塞的天然屏障。可以说马当要塞是扼守长江咽喉,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军事要地。

1938年6月随着安庆的失守,马当要塞成为了保卫武汉的前沿阵地。随着日军的逼近,为了阻止日军沿江而上,将长江上所有的航标摧毁,并在马当要塞控制的江面上先后布下了1500多枚水雷,并沉船39艘阻塞江面。

当时日军第三舰队攻到马当要塞时面对水雷和沉船受阻,不得不将大量的精力花费在了排除水雷之上,并派出大批飞机袭击中国军队的布雷舰船。导致中国军队的布雷舰船“威宁号”、“咸宁号”、“长宁号”、“崇宁号”先后遭到空袭沉没,船上官兵壮烈牺牲。

而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些照片便是刊登在1938年7月出版的侵华日军杂志《支那事变画报》上日本军舰在马当要塞附近江面,配合空军针对中国军队的布雷行动时,我英勇的布雷水兵不幸被俘的照片。

在整个马当要塞保卫战期间,中国海军官兵冒死布雷,付出了极为重大的伤亡代价。

当时中国军队之所以在马当要塞采取水雷战的方式阻止日军,是因为水雷成本低,铺设难度不大,而日军想要扫除水雷的成本则需要十倍甚至上百倍。

当时中国海军所使用的水雷主要为飘雷,在一定深度的水中漂浮,并随着水流漂流,不易被日军发现。根据当年曾参与布雷的原台军海军副司令池孟彬晚年的回忆:“布雷没什么技巧,端视欲布雷数的多寡出动人数。由陆军的担架队四个人抬一个雷,另各有一人或二人替换,雷管由布雷队人员保管。掩护队则视情况而定,若局势安全,通常派一连,最多至两连。当担架队将雷抬至江边,布雷队士官兵即接手,将雷抬到船上。布雷前先在船上测水的深度,再由两到四个士兵安装雷管,去触角罩,装上电液瓶,定好深度,将雷推到水流深处,分批施放。”

不过日军在遭到水雷阻止后,放弃了从江上进攻的计划。转而选择沿长江南岸向马当迂回,在占领黄山、香山、香口以后,马当防线瞬间瓦解,最终在6月26日,在日军施放毒气,援兵迟迟不至的情况下,马当要塞官兵陷入重重包围,最后伤亡殆尽,要塞沦陷。
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